快捷搜索:  as  test  as ORDER BY 1#

用极限词讹网店 全国首例利用极限词敲诈勒索案

本报讯(记者于灵歌)近日,全国首例使用极限词欺诈打单案在福建省龙岩市宣判。被告人陈某一审获刑1年8个月,并处罚金1.5万元,成为用极限词讹网店入刑第一人。陈某未提起上诉。

极限词是一种表极限的词汇。根据广告法第9条第三项规定,广告不得有下列情形:应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档”“最佳”等用语。只管只枚举了这三个词,但不料味着其他绝对化用语就可以应用。同时,广告法对绝对化用语的规定隐隐,但对其处罚颇为严峻。按照广告律例定,广告主将被处2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罚款。

陈某使用网上搜索来的所谓“极限词库”,在各大年夜网购平台上赓续“物色”相宜的商家,一旦匹配到商家页面上的“纯天然”“最”等商品描述,就以商品虚假鼓吹、存在违反广告法有关极限词规定为由,对商家进行投诉。除此之外,陈某还捏造了向市场监督治理局投诉的材料,并留下自己的联系要领暗示商家“价格可谈”。

不少商家既怕投诉影响商品的贩卖及商号的信誉率,又怕被投诉到监管部门会引来“巨额罚款”,终极讨价还价,被迫向陈某转账10元至1000元不等的钱款。

恰是使用商家不懂法、怕麻烦的生理,陈某从2018年3月至8月,共欺诈打单上百名商家,不法得到3.6万元。

办案法官表示,2015年9月1日起实施的新广告法,旨在杜绝虚假鼓吹,充分保护破费者的合法职权。对违反广告法,应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档”“最佳”等禁用词汇的商家进行投诉、举报本无可厚非,可是拿举报、投诉相威胁,迫使卖家“费钱消灾”便是违法犯恶行径。

陈某的行径并非个例。2018年10月,浙江嘉兴市公安局南湖分局打掉落一个专门在网长进行欺诈打单的“极限词地痞”团伙,该团伙一年内恶意投诉9000次。

有市场监管部门走漏,极限词已成职业投诉人“找茬利器”。2018年,原北京市工商行政治理局某区分局收到的10万件投诉举报中,有1万件高度疑似职业投诉举报,此中仅7件是产品本身问题, 90%以上都是针对极限词提议的投诉索赔。

记者懂得到,今朝,已有监管部门推出针对极限词应用问题处罚的规定。今年3月18日,上海推出全国首个《市场稍微违法违规经营行径免罚清单》,规定在广告中应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档”“最佳”等用语,但广告是在广告主自有经营场所或者互联网自媒体宣布,且属于首次被发明的,属稍微违规行径,及时矫正,没有造成迫害后果的,不予行政处罚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