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test  as ORDER BY 1#

《寄黄几复》翻译赏析

《寄黄几复》作者是宋朝文学家黄庭坚。其古诗全文如下:

我居北海君南海,寄雁传书谢不能。

桃李东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。

持家但有四立壁,治国不蕲三折肱。

想得读书头已白,隔溪猿哭瘴烟滕。

【媒介】

《寄黄几复》是宋代文学家黄庭坚的诗作。此诗称颂黄几复廉洁、干练、好学,而对其老迈沉沦的处境,深表惋惜,抒发了缅怀朋侪的殷殷之情,寄寓了对朋侪怀才不遇的不平与愤慨。全诗情真意厚,动人至深。而在好用书卷,以故为新,运古于律,拗折波峭等方面,又都体现出黄诗的特色,可视为黄庭坚的代表作。

【注释】

⑴黄几复:即黄介,字几复,南昌人,是黄庭坚少年时的石友。其古迹见黄庭坚所作《黄几复墓志铭》(《豫章黄老师文集》卷二三)。

⑵“我居”句:《左传·僖公四年》:“君处北海,寡人处南海,惟是风马不接也。”作者在“跋”中说:“几复在广州四会,予在德州德平镇,皆海滨也。”

⑶“寄雁”句:传说雁南飞时不过衡阳回雁峰,更不用说岭南了。

⑷四立壁:《史记·司马相如传》:“文君夜奔相如,相如驰归成都,一贫如洗立。”

⑸蕲:祈求。肱:上臂,手臂由肘到肩的部分,古代有三折肱而为良医的说法。

⑹瘴溪:旧传岭南边远之地多瘴气。溪:文集、明大年夜全本作“烟”。

【翻译】

我住在北方海滨,而你住在南方海滨,欲托鸿雁传书,它却飞不过衡阳。昔时东风下不雅赏桃李共饮美酒,江湖曲折潦倒,一别已是十年,常对着孤灯听着秋雨缅怀着你。你支撑生存也只有四堵空墙,艰巨至此。前人三折肱后便成良医,我却但愿你不要如斯。想你清贫自守发愤读书,如今头发已白了罢,隔着充溢瘴气的山溪,猿猴哀鸣攀援深林里的青藤。

【鉴赏】

“我居北海君南海”,起势突兀。写彼此所居之地一“北”一“南”,已露怀念朋侪、望而不见之意;各缀一“海”字,更显得相隔辽远,海天茫茫。作者跋此诗云:“几复在广州四会,予在德州德平镇,皆海滨也。”,“寄雁传书谢不能”,这一句从第一句中自然涌出,在人意中;但又有出人意外的地方。两位同伙一在北海,一在南海,相思不相见,自然就想到寄信;“寄雁传书”的典故也就信手拈来。

第二联在当时就很着名。《王直方诗话》云:“张文潜谓余曰:黄九云:‘桃李东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。’真奇语。”这两句诗所用的词都是常见的,以致可说是“陈言”,谈不上“奇”。张耒称为“奇语”,当然是就其整体说的;可惜的是何以“奇”,“奇”在何处,他没有讲。着实,恰是黄庭坚这样遣词入诗,才创造出如斯清新隽永的意境,给人以强烈的艺术感染。

再试想,要用七个字写出两人握别和别后缅怀之殷,也不那么轻易。书生却选了“江湖”、“夜雨”、“十年灯”,作了感人的抒写。“江湖”一词,能使人想到流转和流散,杜甫《梦李白》云:“江湖多风波,舟楫恐掉坠。”“夜雨”,能引起怀人之情,李商隐《夜雨寄北》云:“君问归期未有期,巴山夜雨涨秋池。”在“江湖”而听“夜雨”,就更增添萧索之感。

尾联以“想见”领起,与首句“我居北海君南海”相照顾。在作者的想象里,十年前在京城的“桃里东风”中把酒畅谈抱负的同伙,如今已白发萧萧,却仍旧象早年那样好学不倦!他“读书头已白”,还只在海滨作一个县令。其读书声是否还象早年那样欢快悦耳,没有明写,而以“隔溪猿哭瘴溪藤”作映衬,就给全部图景带来凄惨的氛围;不平之鸣,怜才之意,也都蕴含此中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